任凭岁月滔天

[欢乐颂/赵曲]白粥

严肃禁欲双面小白杨X古灵精怪没辙曲妖精


————————————————————


炎夏酷暑,曲筱绡蓬勃地发芽了。

 

发芽的是她嘴巴右侧的两颗智齿,在每晚刷牙都要特殊照料,从小心翼翼探出一点到肆无忌惮霸占口腔之后,终于惹怒了无辣不欢的不良少女。身边有赵启平这个免费医科全书,她省了查资料看流程的功夫,雷厉风行决定拔掉智齿。赵启平帮他预约了自己医院里口腔科手法最利索的医生,下牙不到三分钟就搞定,上牙差点要了曲筱绡半条命。两个牙根扭成娇羞的小腿翘起来,埋在牙床里雷打不动,她半张着嘴巴任凭医生拿着小锤子敲敲打打,白眼翻到天上去,深刻理解何为彼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如今,她披散着一头碎发仰倒在沙发上,右边脸蛋肿成叉烧包,左脚在当年扭伤时养成了坏习惯,习惯性抬高搭在沙发背上。曲筱绡皱着眉头哼哼,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滴溜溜冲着沙发旁边脊背笔挺,站得白杨一般的男人转个不停。

 

“赵医生……”

她有一副低哑婉转的嗓子,声线独特,三个字叫的百转千回。脸肿的连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还不忘挑起嘴角眨了眨。小狐狸一般,娇憨浑然天成。

 

赵启平轻轻笑出声,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不理会那双修长的腿翘在沙发背上居心不良的踢踢踏踏。

 

“赵——医生……”

“不行。”

男人语气果断,故作不识情趣回看少女。

“……哎!”

讨好不成,本相暴露,曲筱绡猛地晃晃小脑袋叫了一声,扬起了手就差露出爪子。

“这招只对你爸管用,别想。”

赵启平好笑地拍拍她粉雕玉琢一直不老实的脚丫,“三天不能吃辛辣油腻,要食温软,忌酒,这是医嘱,姚滨那档子晚宴就算有一个亿的生意你也别想去。与其束手束脚水米难挨,你还不如康复之后再额外会面。”

 

道理说的一套接一套,曲筱绡嘴巴瘪成一条线,其实这趟饭局儿也不是非去不可,只不过拔完牙齿之后已经连喝了三顿白粥,寡淡的她都快忘了肉是什么滋味。馋虫作怪,只想借口姚滨逃出去吃点好的。

 

“还觉得发烧吗,再量量?”男人见她嘴巴嘟的能挂油瓶,便无奈地撇撇嘴,软言软语坐到沙发边哄她,温暖干燥的掌心覆上她的额头,熨帖得曲筱绡顿时舒展了眉头,小动物一样。

“不量了吧,我回去睡觉了,你不是还要去医院?”她拽拽男人方才换过的衬衫。

“嗯。”赵启平应了一声,忽然想起来什么,让她等等,去厨房冰箱翻找片刻,带回来一只冰袋。

 

曲筱绡接过来,瞳仁儿亮了亮,促狭地抬眼瞥他。

冰袋是只兔子造型,可爱非常,丝毫不比他惯常手术室里那些标配。

 

赵启平觑着脸,轻轻咳了一声:“儿科顺回来的,小朋友物理降温就用这个。”

 

曲筱绡看他这幅不尴不尬的样子,嘴不体诚,分明是特意给她挑了样式,顿时心情大好,也不闹着要去晚宴了。乐颠颠敷了冰袋,两步三跳回了卧室,笑嘻嘻撵他去医院。

 

赵启平去厨房给她淘了米放在电饭煲里,设定好选项,定了时间。曲筱绡贪嘴,他沉吟片刻,又把一罐子木鱼花摆到了冰箱冷藏最外侧让她拌粥吃,开门就看得到。准备好吃食,他立在厨房左右四顾了两秒,思考还有没有什么遗忘。动作做了片刻,赵启平哑然失笑,自己这幅莫名其妙操起心来的模样亏得没让曲筱绡看见。

 

偌大的厨房,从前他几乎不开火。工作严肃,闲下来只愿意纵心意浪荡,酒吧夜店放空减压,耗过了时间,回家倒头便能睡。如今多了一个吵吵闹闹黏人又烦人的姑娘,竟这样自然的多了丝丝缕缕温暖烟火气。

 

临走前他去卧室看了看,曲筱绡已经睡着了,睡相不雅,细手细脚伸在外边,少女微张着嘴巴,神色天地无欺。他去给她盖被子,碰碰额头,感觉到还有些低烧。

 

心里惦记着去了医院,本来是周末,临时有乡镇医院转来的患者需要会诊,他想着早些解决早些回来照顾家里的病号,没成想病症复杂,又赶上急诊室送来一桩车祸,开完会就进了手术室,通宵达旦救回一条腿,清晨走出来,腿累得发软,这边洗完手,转头就靠在休息室椅背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正午刚过,身上盖了小护士好心披上的褂子,赵启平半眯着眼睛掏出手机看时间,被日期吓得一激灵。跟院长打了招呼,紧赶慢赶开车往家走,路过市场的时候想到曲筱绡昨天那副小馋猫的鬼样子,认命下车买了半斤琵琶腿。

 

回到家一片安静,只听到他拿钥匙开锁的声音。赵启平拎着袋子探头去卧室看,果然被子被掀开,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他阴沉了脸,隐隐不高兴。冷着脸走到厨房放鸡腿,看到贴在冰箱门上的便利贴。

 

那是一张有声音的便签,他看着龙飞凤舞的字迹,用眼睫毛都能想到曲筱绡似笑非笑撒娇的模样。

 

“赵医生,公司有临时股东会,我就忍着病痛出去啦,是不是很尽职尽责。”

一副献宝讨巧的字眼。

“我没胡乱吃东西哦,晚上见!”

 

赵启平戳戳便签,低低笑出声。曲筱绡向来神色飞扬精力充沛,讲述何人何事都漫不经心,但那张精致的小脸下也是软糯的一颗心,家庭因素导致的自我与精明,不是她的一切都被冠以不劳而获的理由。人间百态,没人完美,能碰到相互契合撞出火花的人,是不需要旁观评判的小自在。

 

他心情被便签上两句话慰藉,转身重新淘了米设定好白粥,又挑出几只琵琶腿,拿了汤煲,边煮水边轻车熟路拆卸骨肉。切开两边,将鸡骨完整地取出来,边取边扔进汤煲,水煮沸的同时也将腿骨的滋味散进汤头。

 

被拆离的鸡肉平平整整铺在案板上,赵启平换了小号刀子,一双游走在肝脏心肺间灵巧的手切起肉丝来刀工了得。切完过水去血,煨了作料入味,二十分钟后煮熟,捞出来码盘,等待肉质自然冷却的过程中拣了耗油,鲍汁做主味调海鲜酱,淋酱汁的时候听到开锁声。曲筱绡一串叠叫着好香,鞋子没换就冲了进来。

 

“外衣脱了去洗手。”赵启平语气透着平稳的愉悦,戴上厚厚的手套将汤煲挪到餐桌上。

“好香啊赵医生,你终于良心发现不再虐待人类了。”

“别碰别碰。”他侧身躲开,扬起下巴撵她。

桌上早摆了一碗白粥,他盛了清淡的骨汤放在旁边,把浇汁鸡端了过来。曲筱绡过来坐下的时候,他揭开盖在粥上的盖子推过去。

 

她置之不理,兴高采烈夹了鸡肉咬下去,鲜美酱汁浸润在舌尖,唇齿咀嚼到滑嫩的鸡肉。

“赵医生——”

曲筱绡咬着鸡肉,眼睛透亮,幸福的发光,直白地盯着他看。

这声音甜得抵上九寸芝士蛋糕,点亮在恢弘浩瀚的魔都。

 

“别光吃肉。”赵启平短促地笑一声,弯曲手指敲敲粥碗,冲她挑了挑眉。

 

曲筱绡应声乖乖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熨帖过她的胃。

平淡寡味,和他们两个谁也不像。

然而她甘之如始。

 

斑驳陆离的时代,都市人早练就一身百毒不侵冷面硬心。

而人与人爱恨几分,一碗白粥的温度,已刚刚好。

 



评论(41)
热度(249)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