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差不多一个半月,每天都被七零八碎的事情环绕,特别忙的时候会完全失去表达的欲望,只顾着在各种DDL的催促之中慌张地跑。
大口喘气跑完一百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又再跳起来跑下一个一百米,短促地消耗,不停拉扯,没有尽头,没有真正的放松。
在熬过一段死线之后用暂时的成就感安慰自己,又在漫长的糟糕状态中靠“大不了不干”和“再坚持一下就过去”的对吼来续航。

上满发条的日子里,什么都乱七八糟。没有执着如何解放,反而越来越意识到,人和人的关系,越亲近越不能太深究。那些基于压力和无助产生的指望,全部都会让人陷入莫名其妙的期待,得不到满足,就统统成为负担。

最近总在尝试告诉自己,take it easy,放开一些次要的事,没道理盯着无伤大雅的枝叶,越急越强迫自己慢下来,也该接受各种差异,不再追究对错,专心解决问题。

路本来,越走越窄,越走越人烟稀少,隔着玻璃,隔着真空层,望着形形色色。慢慢变成自己和自己的反复质证,慢慢自我消化,慢慢自我更新。
我觉得对的,我付出的,我盼望的,我厌恶的,我感动的,我追求的……没办法渴望感同身受,不然只会沦为没有意义的兜圈。
这大概是随着年龄不得不承认的事情,并不令人觉得快乐,却也没什么不好。

经历的越多,感悟的越多,释怀的越多,放开的越多。不自觉地佛系,不自觉地降低了对快乐和悲伤的感知。不断增加的、无奈也无能为力的越多中,点点滴滴转瞬的快乐就变得那样弥足珍贵。

我想,我能抓住它们,有个鱼的记忆力也不赖,穷开心也是开心,困难的事情,开始做就会有进度,纠结的事情,睡饱了就过去了。
既然人生注定没有什么完美的时刻,那么有当下,就够了。

评论
热度(4)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