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伞修]无畏

01

生命至长至短。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


02

叶修微微睁开眼,神情恍惚,他冥思苦想两分钟,意识到自己是在国家队巴士车上,战栗感源于车辆行驶和高烧,而不是地球要毁灭。

“……几点了?”他微微侧过头,几乎没讲出声音,随即清清嗓子,语气仍旧喑哑。

“五点,还没到,你再睡一会儿。”

苏沐橙替他盖上滑落的外套。

“唔,凌晨?”

“……下午。”声音很无奈,“你还记得我们晚上八点临时有见面会吗。”

叶修闭了闭眼,没再吭声。

他不常生病,发烧一次反而格外厉害。

人类思维非常奇妙,清醒时刻板无趣,迷蒙中反而肆意放松。一秒钟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梗横在白茫茫一片的虚无中,他困在原地,无法移动。

仍然在出冷汗,时冷时热,他靠在椅背上,任由失重感折磨感观,说不清像是被抛在半空中,还是踩在棉花上。有一瞬间,他心宽似海地想,有意思,人快死了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

额头盖上一方柔软的手帕,大概是苏沐橙在给他擦汗,擦过之后,一只温热的小手贴上来,小心翼翼测试温度。叶修被热源吸引,下意识蹭过去。

脑海中痴妄谬想混乱成一团,冰霜森林烧成漫天大火,千波湖建起后现代港口,驶入飞机与船舰,过去与现实沦为混沌,分不清今夕何夕。

发烧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没边没际地想,照顾自己的那双手也不该是这样的。


没有这么温柔,也没有这样温暖。

带着生涩的笨拙,浸透一丝冰凉。


02

“卧槽,哥这次要赚大发了。”

叶修瞪着一双兔子眼,面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按耐不住嗷嗷叫。

他们守着地图坐标点抓一只稀有宝宝,血线见红。代练一单三千块,拿到钱就够给苏沐橙交学费。

旁边机位的少年神色紧张:“还差一点,你绕后卡位。”

地图里的盗贼交了一个隐身堵在小路口,闪到黑吃黑的几个同工会玩家身后专门阴人,三刀一个小朋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叶修放风筝留人,按出致盲后需要重新拉开距离触发隐身,他前倾身体,甩鼠标转向。


最后该调角度放技能,叶修手腕发抖,过分负荷的脑子嗡地一声,宣告当机抗议。

“……苏沐秋。”

他倒吸一口凉气闭上眼睛,下意识叫出三个字,越急越缓不过来,“我眼前一片小蜜蜂!”


苏沐秋正高度紧张,欲哭无泪得音儿都变了:“哪来的小蜜蜂!”

他拉着稀有宝宝躲技能,百忙之中抽出空瞥他一眼。

看了还不如不看,叶修双手撑在键盘上,额头唰地浮起一层细密冷汗,将他来就悬着的心脏陡然提到万丈高。


他边心疼边着急,将视线挪回电脑上,视死如归装相:“不怕,放着我来。”

叶修有心无力,靠到网吧又破又硬的椅背上休息,堪堪分出一丝精力,听着旁边人不吭一声操作,键鼠敲击的声音噼里啪啦,穿透烟气混杂的空气打在他心底。半晌,少年清亮的嗓音欢呼一声,推开键盘抽屉,兴奋地凑到他身边:“成了!三千块。”

叶修松下一口气。

“是是是,你最厉害。”

叶修以为自己说出来了,其实没有,他烧得不行,没力气和他击掌相庆,顺着那只搭在他肩上的胳膊软塌塌靠上去,难得安静地阖上双眼。


苏沐秋顺势将他揽过来,把手背放到他额头上探。

叶修一激灵,舒出一口气,嘟囔道:“你属人工冰袋的吗。”

对方笑笑,胸腔一阵震动,叶修贴在沉稳有力的心跳上,操心补充:“趁早去网站回单,早提现早到账。”

“嗯。”

“……家里没泡面了。”

“还剩点米,回去给你煮粥。”

“啧,穷酸,泡面都不给吃。”叶修身残志坚,不忘嘴损。

苏沐秋身上挂着他,单手找商店卖东西,修装备。

“多新鲜,哪有发烧吃泡面的。”

“哦,还有——”

“不怕。”苏沐秋未卜先知一样,一根手指覆在他唇上,“哥收尾。”

都是半大少年人,谁也不比谁多几份坦然,他却不需要任何理由,被两个字轻易慰藉,放纵自己沉入睡眠。


03

苏沐秋背他回家,下着小雪,脚步一深一浅。

背上的人伏在他颈肩,灼热的呼吸自领口钻进四肢百骸,大约是烧糊涂了,嘴里没完没了冒胡话。一会儿说,爸你看着。一会儿又说,卧槽鸡腿。

苏沐秋好气又好笑,挣扎着开门,初冬时节累出一身汗,把他稳稳放到床上。

叶修呼吸短促,似乎很难受,在床上来回折腾,无意识地翻了个身,低低叫,苏沐秋。

被唤到名字的少年拧开矿泉水,应了一声。

黑暗掩住寒酸的居室和空荡荡的食物柜,仅一双眼睛泛着莹亮的光,他在这一刻感到富足而安宁。

苏沐秋缓缓弯下腰,把干燥而冰凉的薄唇贴到叶修半张着的嘴上,渡过一口水去。

没鸡腿,这个凑凑数吧。


04

叶修任由摆布,神智不清,喝了三天皮蛋瘦肉粥,间或被塞进几粒药,偶尔吃到好像忘了放盐的鸡蛋羹和故意不放盐的白水煮菜,嘴里淡出鸟。

苏沐秋啃了三天馒头。

少年人身强体壮,第四天又是生龙活虎一个叶神,裹着棉被趴到家里破电脑前上号倒卖材料。

苏沐秋挟着凉气风风火火进屋,把手塞进叶修脖子取暖,在他跳起来打人前抽出两张什么东西一晃。

叶修缩着脖子皱眉:“什么玩意儿?有个毛爷爷?”

“嗯,有个。”

苏沐秋傻笑着给他一张百元大钞,“加上上个月攒的钱给沐橙交了学费,剩下的我存到卡里当生活费,留下一张给咱们零花。”

叶修挑起眉毛,“另一张呢?”

“喏。”苏沐秋笑得更傻了。

叶修不明所以,接过来看,低头半晌,猛地抬起来。

白纸黑字的邀请函,落款是嘉世。

“卧槽!”他一把掀开被子,抽出苏沐秋手里的钱,“等什么呢,逛超市!吃好的!”


05

说是改善伙食,两个男孩兴冲冲逛了一圈,购物车里只给苏沐橙放了一盒巧克力。

苏沐秋走到熟食区,想到什么,拉着他去看鸡腿,碎碎念:“你刚生了一场病,得补补。”

叶修翻了个白眼:“没见这么补的。不吃,我要吃那个。”

他称了半斤橙子,走位风骚,没等苏沐秋薅住他,扭身拿回一袋奶糖。

苏沐秋还在愣,看着越来越满的筐里都是他自己才爱吃的水果和零食,心里酸暖柔软一片,胀起一只快要飘出胸腔的热气球。

他无奈地轻声责怪:“橙子苹果和糖补?”

“以毒攻毒,知道不。”叶修拿起一根香蕉比作话筒,递到他嘴边,“苏队,在捧上奖杯的这一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哈哈……搞什么呀。”少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超市人声鼎沸,视线里只容得下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微小的表情化作缠绕的藤蔓,蜿蜒盘横进每一寸脉络。

苏沐秋抬起头,眼底期翼的光芒灼痛人眼,嘴角卷起了一个柔软的笑。


06

他静静睁开眼,大口呼吸,如同被抛上岸的鱼。

苏沐橙听到响动,叹了口气。

随队跟来后勤的陈果从椅背后边露出头,摸了一只苹果递过来,小声问:“能不能行啊,给记者说不去算了。”

一车队员小脑瓜探头探脑,都盯着他们看。

叶修闭着眼睛摆摆手。

“没事,能行,因为他一个人病不去不好,到时候可以喻队多说点。”苏沐橙领会精神,尽职尽责充当三脚猫翻译,“不要这个,他不吃。”

陈果眨眨眼,换了一个香蕉:“多少补充点体力吧,过会儿也没时间吃晚饭。”

“不是。”苏沐橙摇摇头,“他就不爱吃水果,平时吃个香蕉都嫌噎,你拿瓶水过来吧。”

陈果机械地又摸了瓶矿泉水,一愣一愣的:“他老爱给我们分水果啊,橙子,香蕉,大白兔。”

苏沐橙拧开瓶盖递给叶修,看他窝在扶手边一口气喝下半瓶,干裂的嘴唇缓解许多,这才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嗯,买习惯了吧。”

叶修恍若未闻,坐直一点,捏了捏眉头,一车人见他没有再睡的意思了,解禁一样七嘴八舌低低讨论开。

八点有苏黎世邀请赛官方见面会,临时才通知,他们之前输赢参半,正到赛局焦点,昨天战术分析到半夜,叶修凌晨就开始发烧,精神状态差成这个样子,众人心底都有点发毛。

喻文州已经拟了一份讲稿,趁叶修醒着,催他抓紧看两眼。叶修接过来,眯着眼睛记,字像鬼画符,绕着圈打转。

“你念我记。”他把讲稿递给苏沐橙,大尾巴狼一样靠回椅背凹陷里。

黄少天见他字都看不清,整个人快疯了:“历害了我的哥,你还记不记得等会儿是直播。”

叶修懒洋洋一笑,满不在意地叼出一根烟,在苏沐橙抗议的目光中顺从地没点火,有一搭没一搭咬着玩。

他眼眶烧的通红,炸了一头鸟窝一样的毛,哑着嗓子淡定道:“不怕,哥带你们飞。”

黄少天给跪了:“卧槽叶神,您天生不知道什么叫着急吗。”


07

吉光片羽的犬马声色与少年人总是短一截的衣袖融为一体,他在当时,不知道困窘穷苦的某段时光也能成为日后的甘之如饴。

叶修烫伤第三根手指,哆哆嗦嗦把排骨盛出来,做贼心虚抹干溅到墙上的汤汁。家里没有冰箱,他就把水果都放在水里,等到做沙拉的时候还能冰凉爽口。

“沐橙!”他舔舔手指,“快来端!”

沙发桌上功能稀缺的手机发出粗糙的响铃。

他笑弯了眼睛,一蹦高从厨房蹿出去抓过手机。


08

人这一生,很难有什么时候害怕到窒息。

是奔跑在人潮汹涌的马路上,感觉天大地大,一方囹圄,心脏蜷痉着抽痛,快要越出胸腔。

是大口大口呼进温暖的空气,却每一寸都扎进柔软的喉管。

生、老、病、死、爱憎会、怨离别、求不得、放不下。

他愿意不爱不怨,一无所执。

只求生死不相隔。


09

叶修走下车,点着一颗烟,火机微弱的光亮明灭在昏暗的暮色中,他低下头,看见地上细密柔软的白。

苏黎世下雪了。

寂静肃杀,悄无声息。

他深吸一口气,嗅到空气中凛冽的凉意。

叶修畏冷似地竖起衣领,双手没型没款塞进裤兜,脊背不宽阔,拢在薄薄一层队服下面,如一杆拔节的竹。

压力大到一定程度时,他还能再弯一点,撑起所要保护的背后,永不会折。

他带头向正门走去,脚步一深一浅。

那里承载着职业选手毕生追逐的荣耀,是两人份的梦想。


10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多个春秋。

他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 完 ——

评论(10)
热度(70)
  1. 苏宸安昼夜有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