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西安事变

《不来也不去》陈奕迅

“如烟因给你递过火,如火却也没熔掉我。”

01

陆秒蹲在地上画完第三个圈之后决定给李时打电话,她已经犹豫了半个钟,临近午夜游荡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来回只走一条马路牙子。

李时是她老同学,三年来在他面前骂过娘也装过乖,和现任男友确定关系后是他第一个打来电话,语气意味深长,很欠揍地确认事实。那时她在琴房练琴,食指无意识敲黑白键子,在叮叮咚咚中咬着下唇泄出一声不好意思的笑:

“这都被你看到啦……”

 

‘啦’的尾音还未及在她往事回顾脑内小剧场里绕梁不散,李时的一声透着困意的‘喂’已经稳稳穿过电波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陆秒浑身一凛,明明还独自一人蹲在马路边。她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闻声起立,对着天边皎洁月亮狠了命拖长音哀嚎出了三个弹幕一样喷出去的大字:

“求——!收——!留——!”

 

02

李时把她从出租车里捡出来安放到自家床上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

爸妈外地工作,大房子空着屋子足够借她蹭来住,这女人不见外,打从第一次借宿了他家之后,来H市多半会大半夜给他打电话。

这会儿正给她从很久不动的床柜里找被子,陆秒凑过来帮着往外拽,拽到胸前低头猫一样嗅了嗅,随即一脸嫌弃抬起头:“你家被子受尽委屈。”

“为啥。”

“你闻。”她递过来,“被囚禁很久的气息。”

说实话,他啥也没闻出来。不过陆秒煞有介事点点头,一路小跑到他的房间,光明正大抢了他每天都能晒到正午阳光的被子。

 

她很瘦,整个人缩在双人床上很小一团,把脑袋埋在被子里一脸很舒服的模样,仰起脸蛋说晚安,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

其实在撵人,李时津起鼻子瞪她,瞪不过,叹口气捞起挂在床边的被角替她掖上。

 

一夜无梦,清晨他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睡眼朦胧出门看,陆秒穿着他的T恤当睡衣在卫生间正洗脸,没戴眼镜,眯着眼睛看向他,咧嘴一笑当作打招呼。

他走过去看她这这那那,她擦脸的时候毛巾都不拿,双手捏起边缘把整个脸蛋贴上去蹭,身体前倾的动作把宽大的衣服带起一点,勾出一条微妙的曲线。

李时轻咳一声,抬手把毛巾捞下来扔在了她怀里:“懒死你。”

他下意识抿直了睡一夜干燥的嘴唇,不动声色别开了眼。

 

03

“哈哈哈哈蠢吗你,吃烧烤你喝矿泉水。”

“啤酒苦兮兮有啥好喝的……”

 

“那到底答不答应啊。”

“这还有啥好想的。”

“他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就是还喜欢我,你说呢,我看我还是答应吧。”

“我不管……”

 

“哎,你说,是不是以后回家的感觉就这样啊。”

某次求收留,陆秒抱了一兜子吃的,跟在他开门之后迈进漆黑一片的客厅。

他随手将灯打开,黄色光线映在陆秒水汪汪的眼睛里,亮的像有温度。

“当然,这本来就是回我家。”

“啧,没情调。”

 

04

他们至今认识六年,界限分明,熟稔到不需要多余的解释。陆秒当年的男朋友早就好聚好散,李时倒是断断续续谈过两个,分分合合任凭自然,他们彼此有新故事的时候很少来往,联系却从来没断过。陆秒人在外地,每年回去都叫他出来觅食玩乐,每次相见都是久别重逢,却总像昨天才刚一同吃午饭。

 

他谈到第三个女朋友的时候央她帮忙,发女孩子坐在秋千上一派开朗的照片给她,想换一副差不多氛围的画。陆秒欣然应下,在QQ上笑他像初恋小男生,后来考试忙,画作一搁再搁,没人再提。再后来一起约在烧烤店撸串,照例她喝啤酒他一瓶矿泉水,已经轮到李时把与第三个女友的狗血故事当作吐槽素材了。

 

05

人与人之间非常奇妙,认识的或早或晚都是距离感,他们越相熟,保持的关系越长久,就越难再往近走一步。

年纪越老胆子变得越小,哭哭笑笑过几回,方知越亲密越容易分开,珍贵的东西放在橱窗里就好,切莫要动。

 

06

就当共你有旧情没有往事。

 

07

陆秒决定正式去X市的时候,李时没去送她。他在自家门口那条主道的天桥上接到陆秒电话,听她讲去车站还没天黑,一路上不知哪里放的白日焰火,一颗一颗炸成灰飞烟灭。

他看着脚下车水马龙,酝酿很久,深吸一口气:“你还你不记得毕业之后有天晚上。”

那边顿一顿:“哪天?”

“我们六七个人和你前男友吃晚饭,当作送他出国,吃完一起往学校走,走到最后就剩咱们两个。就站在我脚下这个天桥上看着大街吹冷风。你冻得瑟瑟发抖,讲他读国外学校两年预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咬着牙忍眼泪,在大风里好像下一秒钟就要被刮走了。”

“你知道么,我心理斗争很久要不要抱你。”

李时语速飞快到完全不给任何人打断的机会,一句接一句。有些话再不说就晚了,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不过总好过带进坟墓里一生掩埋,他不信陆秒从来没感觉,一个不说一个就装傻,这种游戏玩上了年头,不亚于掌心硬生生长出一根刺。

 

“我和你。”他一字一顿,“就像枯木死灰的白烟,我到现在才发现,变成现在这种局面,原是我这么多年亲手递的火。”

桥上风很大,吹得他睁不开眼睛,不知为何刺痛非常。李时索性闭上眼,整个人迎着风,胸腔像被掏开一块黑洞,空荡荡的疼。

“也像,燃烧殆尽的火。”喉结非常缓慢地由上到下,他轻轻说,“坚持发光发亮了这么多年,也还是没能融化掉谁的心。”

 

“我不是不知道,话说破了不好。”

“我说完了,你,一路顺风。”他屏住呼吸挂断电话,不想听任何尴尬。

 

08

就当共你有剧情没有故事,如烟因给你递过火,如火却也没熔掉我。

 

09

他当晚破例喝了点酒,结果越喝越精神,浑身亢奋得心脏怦怦跳,整个脑袋一团混沌,满眼都是意味不清的糟乱画面。回到家倒在床上睁大眼睛看天花板,屋子静得能听见钟摆声和心跳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做了一夜乱梦,早上醒过来头痛欲裂。

皱着眉头摸手机看时间,结果看到一长串未接来电,都是陆秒,是她找不到人时标准的夺命连环call。李时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帧一帧拉回海马体中,过完全部后被惊得秒秒钟困意全无,他今天按行程还要出门办事,拿着手机去刷牙洗脸,又拿着手机翻衣服,穿衣服,吹干头发。直到最后收拾妥当犹疑着准备出门时,他也没想好要怎么回这个电话。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还做出像小学生冲动表白一样的事件,事后没接电话看起来就像故意赌气,这太蠢了。

陆秒不是矫情的人,火车应该已经到X市,稍后电话里昨晚的事多半会被她当玩笑岔过去,今后还是一样侃山扯淡好哥们。翻个篇儿就过去了。他笑了笑,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莫名觉得有点苍凉。

 

他低头解锁手机屏幕准备拨号,右手顺便推开了房门。

没用抬头,一坨软绵绵的东西咕叽咕叽躺倒在了脚底下。李时嗷一声向后退半步,手机差点没扔出去,他瞪大眼睛盯着眼前在围巾里窝成一团的陆秒,看她揉着眼睛小奶喵一样凑过来直接扒住了自己的腿:

“也不接电话,我以为你人生无望直接从天桥一跃而下早死早超生。”

“结果太可惜,我绕桥找了三圈也没找到你惨烈的大字型。”

“你睡死了吗,敲门都听不见。”

“哦对了,我先不去X市了。”

她冻得不轻,仰头认真看他一眼,好像很多年前上高一,班级组织活动的时候她跑来和他做搭档,看他的那第一眼。

 

人生有很多可能性,多半出人意料。

 

“所以。”

陆秒吸吸鼻子,说得理所当然,掷地有声。

“求收留。”

 

 —— 完 ——

 

评论(4)
热度(11)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