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心理测量者/慎朱]枪与玫瑰(06)

01-05传送门

06

狡啮慎也半低下头让额前碎发略微挡住视线,边穿插过人群边把随身带着的墨镜戴了上去。眼睛掩藏在漆黑镜片下,让他可以恣意观察周围的人而不被发现。走过一条走廊,在拐角消防栓中取得了预先放置的装备包。

3号大厅405室,消息是组织内部最高规格的情报组发送过来的,几乎不会出差错,这也就代表他今天必定要见血。况且,只有一如既往完美完成任务,他才有同上级讨论退出的本钱。

狡啮慎也一向没有过多的自我意识,三十余年的人生中,大部分时候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活着’。

 

活下来,经历修罗场上的训练,成为组织方便顺手的利刃,为组织所用。还是死在贫穷幽暗的小巷中。

当年他还是个只有十三岁的孤儿,在国家的战争中居无定所。耐不住人多,被一群乞丐抢走仅剩的食物,饿的发晕蜷缩在湿漉漉的墙角。

“跟我走你也未必能活,但不跟我走,你一定挨不过这个冬天。”

踩着高跟鞋的冶艳少女给他两个选择,用涂着艳红色指甲的两只手指捏起他的下巴。她年纪只比他大几岁,但看起来已经格外妩媚,有一头金灿灿的长发,高鼻梁,琥珀色双眼,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标准欧洲人长相。

“走了去做什么。”

“被训练和选拔,暗杀罪有应得的人,为政治服务。”

“为什么这样就能活下去。”

“因为你现在不堪一击,但跟我走会变强。”她居高临下审视他,“人只有强大到某种地步的时候,才会拥有某种自由。”

 

他跟在她身后上了车,把脏兮兮的胳膊腿放在洁白柔软的座位上,不敢动,但不卑不亢。她把车开到私人公寓,让他去浴室清理自己,给他准备食物。

狡啮慎也用很粗鲁的方式将身上的伤口冲洗干净,换上长袖衬衫把全部扣子都系好。狼吞虎咽吃饱三明治之后,他抬起头直视对面笑眯眯的人,“为什么是我。”

少女翘着二郎腿,挑起一条纤细的眉,唇边的笑意更浓了,“因为眼神,我路过时看到你一个人和五个人打架。很锐利,有内容。神色毫无留恋,是除了想活下去之外,没有任何欲望的眼神。”

 

所以,想着不能让这样的孩子平白无故死在这里,忍不住停下了车子。想救他,哪怕自己带他去的那个世界也一样残酷,也想给他一个机会。

当然,她没有必要再补上这种似乎很矫情的解释。

少女单手托腮凑近了一点,看着他干净简洁的黑发和烟蓝色的眼睛,“那么就算认识了,我比你大。”她沉吟片刻,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唐之杜志恩,你也可以叫我志恩姐。”

 

时光将一切可能性都成真,他顺理成章活下来,并拥有傍身体术和绝佳枪法,这帮他赚到大笔钞票,赢得Boss欣赏,实力果然可以带来自由。开始自主接单后,他就很少见到唐之杜志恩。

跻身科研部一把交椅,烫了大波浪卷发,身材越来越前凸后翘,诸如此类的形容从同伴处听来不少,然而不论怎么变化,她都还是那个救了他,给他食物的少女——涂烈焰红唇,但笑容很明亮。

 

唐之杜志恩评价他,除了想活下去之外,没有任何欲望。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比同类都更无所畏惧,没有执念的人生可以冷眼相对,活着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如果只是为了保持生命,那活着又变成了很简单的事情。

 

而后,时光开始加速,他在金融年会上遇见莽莽撞撞的常守朱,一头撞进心底里。自此,人生变得有重量,浪费时间发呆成了有意义的事,揽着她去看电影,吃冰,压马路,背靠背数星星,接吻,做爱。

 

像世界上每一对俗气但幸福的情侣一样,消耗漫长而平凡的人生。他开始觉得,这样才算活着。生有所执,生有所恋,狡啮慎也拥有了难以舍弃的事物,这是盔甲,也同样是软肋。为了不被她发现真实身份,他必须早日脱清与组织的关系,所以,这次行动必须成功,他必须要干掉目标,拿回芯片。

 

男人停在405房间门旁,将身体贴靠在墙边缓步挪了过去,耳朵紧贴墙面,可以隐约听见室内整理箱包的声音,他拨弄手心的传感器敲了个代码,告诉还在会场中的宜野座一切正常。

 

门锁两枪可以崩开,上消音器不至于引起动乱,可能有防盗链,用钳子强行突破会再花费三秒钟,这期间他将会全身暴露在目标面前。这样想着,从腰间装备包中摸出了一只微型照明弹,他需要用它让目标暂时失明几秒,这几秒时间足够他破门而入制住对方。

 

定了定神,打开手枪保险,冲着门锁虚虚比划了一下,狡啮慎也换上了护目镜。

就像往常一样,顺利搞定这个看似没什么难度的任务吧。

 

准确的两枪打开房门,他从侧面闪身一撞,房间令人意外的没有防盗链,没有隔层,没有任何多余防御措施。

有两秒的时间他甚至以为落进了精心设计的陷阱。

应激反应全开,抽了匕首稳住身形寻找目标时,看见了妥当站在房屋正中央的女人。

金色卷发,裹身酒红色A字群,外边松松套了一件黑色宽肩外套。唐之杜志恩摊开双手示意手无寸铁,露出了一个稍带抱歉的笑,

“好久不见,慎也君。”


TBC


评论(5)
热度(55)
  1. 昼夜有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