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心理测量者/慎朱]枪与玫瑰(01-05)

*史密斯夫妇梗,互相隐瞒的婚后双杀手设定。仍旧贴吧Lofter同步更。

#

我想过无数种杀死你的方式,然而真正举刀相对的时候,捅向的却是自己。

#

爱与恨与爱。

Chapter 1

01


机场正门,男人穿着一身休闲装,手上拿着黑色外套随意的搭在肩上,另一只手朝不远处的车队打了个招呼叫计程车。他半张脸被一只大号黑色墨镜盖着,另半张脸挡在口罩下。唯一露出的一小点皮肤透着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短发翘的很桀骜。

把行李箱往计程车后备箱里放的时候,裤子口袋一阵震动。男人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个狡黠的笑。
“喂?”我的小爱人。
“甩掉你老婆了?”电话那边传来清丽的女声。
“嗯,就我一个人,在车上了,20分钟到。”窗外风景宜人,巴厘岛的天蓝的像油漆涂抹上去。狡啮慎也坐在车后座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墨镜摘下来,露出一双烟蓝色的眼睛。狂野,刺激,外加一点炙热。他对于这次旅行以及待会要见的女人几乎迫不及待了。

“猴急。可别被她发现。”调侃的声音。
“她局里开会,这时候准还埋在铺天盖地的报告里。倒是你,让老公察觉到偷偷跑出来可不妙。”男人说的毫不避讳,惹得前排司机忍不住从镜子里瞥了眼他。
“他呀,今天有客户要见,忙着赚钱呢。”
狡啮慎也噗的一乐,正要说话,耳边兹拉一声噪音传过来,他被震得秒秒钟将手机拿离开半米远。
“你干嘛呢?”他揉了揉耳朵又把手机放回来问。
“嗯……”那边故意压低的嗓音,“其实刚睡醒,天气热的人简直不想穿衣……”
刚睡醒周身环境就有敲敲打打的噪音鬼才信啊。心里一边吐槽她,又一边下意识抬手松了松衬衫领口。

磨人的妞,欠收拾。
“我马上到了,等会见。”他回答的口干舌燥。

司机诡异的目光在他下车甩出50刀小费时瞬间变成了热忱,乐呵呵说了再见把车开走。狡啮慎也站在风格雅致的独栋别墅门前畅快的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他要不算是人生赢家那也没谁了,30刚出头的年纪就坐拥一家融资公司日进斗金,一副好身材和冷峻的脸蛋不知被多少名媛青睐,以及——

他推开大门,歪着头向草坪上看。
果然不是什么刚睡醒,他的妞正跪在一辆路虎的车盖上拿扳手上螺丝,紧身背心配热裤,额头沁出一点点细密的汗水,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听到声音,棕色短发的女人仰起头,对上了他浸着笑容的眸子。


“哟,这不是本该见客户的白痴老公。”
“啧啧,那这不是今天应该在国安局开大会的傻瓜老婆。”

常守朱乐的兴高采烈,一个利落的起身就从路虎上往下跃。还没等落地,直接被男人捞了起来,双手拖住她挺翘弹性的屁股抵在了车门上,目光侵略性十足对上她琥珀色熠熠生辉的眼。
“偷情小把戏玩的还算开心?”心血来潮,用劲儿捏了下女人的屁股以宣示主权。
常守朱整个人被压在他修长的身子和汽车之间,伸出两只小手啪嗒一声拍上了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蛋。未及男人佯装发火,她已经简单直白送上了热辣的吻。

——像过山车冲上云霄之巅。
——像凛冽寒冬中炙热炭火。

不论时隔多久,不论白昼黑夜。
果然每一次看见你,都要,一见钟情啊。

02

天气燥热,男人一边捏着女人光洁的下巴攻城略地一边单手脱外套,脱到一半对方心领神会伸出双手从他身后将外套向下一拉拽了下来。露出肌肉结实的双臂,只穿着一件紧身黑色短袖,他抱着常守朱拧了个身把她搁在路虎的车盖上欺身一压,女人的腰弯成了一个修长的弧度,两只雪白的胳膊还松松搭在他的脖颈上。

狡啮慎也的胸膛滚烫的可以,透过薄薄的一层衣料连带着她自己都热的湿漉漉起来,正要把他的头摁下去,胳膊上挂着的他的外套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别管。”男人埋着头含糊不清咬她的肩带。


常守朱挑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坏笑,由着他做小动作,还是一只手举起衣服伸进衣兜掏出了正在闷声闷气震动的手机。


“说了别管啊。”对方不情愿,亮出牙齿咬了下她露裸的半个肩膀。没用力气,但是痒得不行,女人咯咯笑着寻觅一个方便的姿势挂在他脖子上举起手机看。亮着的屏幕上显示来电是“Gino”。


“是宜野,我接了啊。”
宜野座伸元是狡啮慎也的老同学,从她认识狡啮慎也开始一直到结婚,两人关系都很好,一直在搭伴做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开,又合伙开了间公司。不过与自己丈夫的活跃性格相反,宜野是个极度冷静禁欲的家伙,大约正是因为这种互补关系才让两个人变成了最佳搭档。

“喂这种时候接他干嘛。”狡啮慎也使劲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然而电话已经接起来了,常守朱躲着不让男人抢过手机,开的公放,电话里连“喂”都没说,冷静的男声直接念出一串地址。

“香巴拉3号大厅,405室。”

常守朱忍了一下没忍住,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这什么?开会地址吗?你不会跑出来度假连他都没告诉吧?”


“当然告诉了。”男人抿着嘴敲她的脑瓜控诉,直起身子接过手机把公放关掉。女人兴致不减,探过身子还想逗他,结果热裤里自己的手机好巧不巧也震起来。

狡啮慎也噙着笑歪头看了她一会儿,仰起下巴指指她被他褪了半边裸露春光的背心。

去穿好。

赤裸裸的眼神里一览无遗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常守朱一瘪嘴,边接起自己的电话边整理肩带向室内走过去。

男人这才把手机放在耳边回了声“喂。”
垂下眼皮的时候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温柔乡酒肉林,做鬼也风流。”电话那边没有音调起伏的声音非常嘲讽。
“该反省的是你。”狡啮慎也满不在乎回击说,“说任务地点也不先搞清是不是本人接起的电话,也许我正被国际刑警捉起来严刑拷打,你这一个电话全帮我招了。”

“呸。”隔着电线都能看到宜野座伸元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如果是那样我祝你早死早托生。”
他顿了一下没再开玩笑,换上肃正的语气交待他:“目标地点香巴拉酒店3号大厅,金发,房间405,科研部叛徒,手里有从组织偷出去的防火墙解密程序,情报显示目标存放在了一枚黑色芯片里。第一任务是灭口,第二任务是拿回芯片。”

“科研部金发?科研部有几个金发来着……”


狡啮慎也静静睁着一双烟蓝色的眼睛,盯住面前矮松的几片叶子嘀咕一声。

对面沉默了几秒,“总之是明晚405室里出现的那个金发,到时组织也会有狙击手辅助你。”


宜野座伸元等了会儿,没有等到回应,于是耐心的补充了一句,“狡啮,杀手不需要多余的思考。”

他当然知道啊。


男人暗不可闻叹了口气。表面上他们以融资公司作为面具,实质上却服务于一个具有几世纪历史的暗杀组织,他是其中最顺手的利刃之一,这么多年不知道明里暗里替组织解决了多少政客与叛徒——自然,被杀的人既然选择走进这条路,也该早就有了送命的觉悟,谁的手都不干净。

“Gino。”他忽然说,“搞定完这一单就准备收手吧。”
“你认真的?”对方反而没多惊讶。
“认真的,这话我就对你说。”


“国安局的那个女人让你害怕了吗。”宜野座似乎是早就想问这种问题了,想都没想就说出口。

男人一窒。

当初的偶遇是个美的像梦一样的意外,他在知道她身份的前提下还是爱上了她,娶了她,又一同度过了太甜美的三年。在这之间,自然也籍由常守朱国安局一系长官的身份获得了不少内部情报。尽管目的不出于此,他也终究利用了她。时间越流逝就越怕假象被打破,他无畏于执行任务游走于生死边缘和组织的残酷冷血,然而常守朱最干净,所以他最怕她。


03


另一边别墅的室内,女人正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空出双手寻觅一件防晒衫来穿,半只身子埋进了衣橱,从乱七八糟的翻找声中含混不清的讲电话。

“翘班还愉快吗小朱。”那边元气满满的少年音,是现在她手下的刑警。

“拜托,我好歹也是为了任务才来这里。”
她翻的腰都酸了终于找到,直起身子舒口气问,“查到确切线索了?”

“真是……狡哥又被你蒙来奇怪的地方,啧啧。”縢秀星夹着嗓子打趣她,留置悬念偏不提工作的事情,“狡哥一定满心欢喜你真的是跟他度二次蜜月。”

常守朱啐他一声也没回别的话,坐在软乎乎的床边稍稍耸起一点肩膀,手里正拎着一条金属颈链把玩。是她刚刚翻找衣服的时候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掉出来的,不是多精致的做工,上面还带着造型奇怪的刻纹。刚才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她只扫一眼就想起来这是什么了。

三年前,她所处的外务省特别小组接到任务,得知坊间代号“野狼”的杀手会在金融年会议员公共演说时进行暗杀。常守朱作为受邀嘉宾卧底在会场,着了一身黑色蓬蓬裙,很方便,执行任务的时候直接脱掉就可以露出贴身的劲装,裙摆刚好掩住别在腰间的枪。

聚会是实名制,每人分发了纪念性质的颈链,里面包裹了芯片当作身份卡。中场举办惯例的互动活动,每位客人在侍者送来的平板上扫身份卡后输入留言作为年度祝福,常守朱又不是真的来参加年会,只中规中矩在轮到她的时候扫了一下,什么话都没留。

结果她正调试内置耳麦的时候,被台上夸张喊出自己名字的声音吓了一跳。
“会场上还真的有两位只提交了空白内容的嘉宾喔。”主持人边说边加着手势活跃气氛,场下一片起哄,“不得不说,这也算是某种机缘。那……!让我们请他们当场发表一下想法。”

男人眨眨眼提高音量喊:“常守朱小姐和狡啮慎也先生。”

她只好干瞪着眼睛往台上走,心里还在哀嚎早知道随便留点什么好了。走上去的时候就看到迎面而来的黑发男人,那是她第一次遇见狡啮慎也,修长的好身材穿着黑色西装,久经体能训练,她一眼就能看出他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一款,对方一样蹙着眉头稍有些意外,抬起眼皮礼貌的同她对视。

——常守朱一瞬间就被那双烟蓝色摄人心魄的眼睛震住了,彬彬有礼的神色,看进去却透着破冰的桀骜,是从来没见过的好眼神。

当然,她不知道对方也在暗自惊叹年会上还有这样娇憨可爱的女人。

对视的功夫只有一瞬,他们顺着主持人配合完成了互动,就再没有交集各自下了台。

狡啮慎也。

她靠在门廊旁沉吟了一下这个名字,还未及细想,耳机里自家通讯员已经传来了行动消息。常守朱眼神一凛,猫一样静悄悄走出大厅,把刚刚发生的小插曲彻底抛到脑后了。


“可能消息走漏,野狼没有现身。”
远离了室内喧嚣,耳朵里听见的兹拉兹拉声也稍微顺耳了点。常守朱趁着走廊暗色的灯光三下两下脱掉裙子,丢掉防金属探测器,咔哒一声打开了手枪保险。


“速去A区,有疑似其他组织成员,协助刑警。”
“2号收到。”她应了一声,顺着安全通道走出了大楼。A区是室外停车场,通路方便又有可以栖身的小巷,她边在心里吐槽了下敌人还挺会选位置,边躬下身子沿着墙边向目的地移动。

周身一片寂静,然而变化也来的格外突然,隔壁巷子传来一声装了消音器的枪声,虽然隐晦,但足以让她明白那边同僚已经对上了缉拿目标。常守朱举起枪正要挪过去支援,在巷口猛地冲进来一个带着口罩的漆黑身形直接撞在她身上,距离太近,射击还不如短兵相接,她一翻身掏出短刀想要先发制人,却被对方顺势捉住手腕送出了个趔趄。

短短一个交手已经让她心里一惊,自己虽然不是多顶级的格斗技术,但外务省能打得过她的人也屈指可数,这次对上的对手显然体术一流。搏斗中没有让她细来思考的时间,男人毫不怜香惜玉捞住她的腰从背后把胳膊横在了她脖颈间,一个施力将她整个人摁上了墙面,下巴狠劲磕的她差点咬到舌头。

妈蛋!她平生第一次执行任务搞到下巴蹭破皮儿。

“谁的人,外务省还是别的组织。”
低沉冰冷的嗓音自她背后贴近耳边问。距离很近,近的她的脖颈都能碰触到男人一点点碎发。
“给你一次机会,诚实回答我。”对方语句短促,说完就干净利落扣住肩胛骨把她整个人翻了过来面向他。月光稀薄,只能分辨出一点轮廓,然而两个人同时一愣。

常守朱对上了一双辨识度超高的眼睛——她才刚在大厅看见过。与此同时,感受到身上的束缚一松,男人也认出了她的脸。

衣冠楚楚的两个人现在一个刀枪齐全一个口罩掩面,都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狡啮慎也明知道自己摁着的这个丫头刚才还不管不顾攻击他,可是仍然没能进行下一步动作。

他是来完成任务的,杀手独来独往不需要讲团队,也只和自己搭档相熟。今晚的场合不宜行动,他正要撤离,结果组织派遣的其他人惊动了刑警。不管是不是跟他有关,总之小心为上,还是隐匿行踪准备从后门预设的路线离开

——就撞上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动手的常守朱。

“咳。”脖子被勒的够呛的女人喘了喘气瞪他,“问我是谁之前你又是谁?”


没接着瞪下去,常守朱侧头往巷子口看,男人也跟着看了一眼。那边三个黑影子正向这边靠近,不是警方的人,狡啮慎也认出来是组织还算脸熟的面孔。
他回头看了眼常守朱,女人一头棕色短发炸着毛,小脸汗津津靠在墙上,下巴蹭破了一点皮,狼狈又好笑。

虽然他没有对任务目标之外的人出手的习惯,不过组织其他人奉行的可都是‘死人才不会说话’的宗旨。

没等她作出反应,男人叹了口气一把把常守朱捞起来拽到了巷子里侧拖着就走。


“你不要命了!那边是死路!”
里巷尽头一眼望去就能看到堵死的墙头,被大力拖着小跑,她又不敢太大声音反抗,压着嗓子低喊,因为没有音量作为支持又很着急,所以面部表情格外丰富。


“嘘。”男人回头瞥了她一眼,眼神在黑漆漆的夜色里显得亮晶晶的。常守朱被他这一看,反而出乎意料的觉得安心,下意识没顶嘴。再走了两步,狡啮慎也不知道在哪扒了两下推开了一扇颜色与墙面几乎融为一体的铁门,是个储物间的样子,他拉她进来,两个人鼻子对着鼻子挤在一起关上了门。

立场不同的两个人被塞到同一种境地,相视一眼默契的噤了声。外面除了几秒钟的停驻外再没多余动静,夜色笼罩下这个藏匿地点实在绝佳。狡啮慎也不想被组织的人看见他拎着个女人跑路,此时也暗自松了口气。松懈下来就感觉到周身的狭窄拥挤,男人别过头看到怀里女人仰起半个脑袋狠叨叨瞪着他。他心下有点好笑,眼皮底下的人刚才在会场上娇嫩的像朵花,现在看来竟然是会呲牙的小野猫。男人被激起好奇心,刚要开口反倒被对方抢了先。

“如果我没记错,狡啮慎也先生。”女人蜷在胸前的手伸出两只手指拽了拽他的领带,“不是金融年会的嘉宾么,台上介绍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投行新秀这种名号。”

男人垂着眼皮看她,又不动声色摁住了常守朱掩藏在大腿下暗自逼上来的短刀。手腕一掰,把刀锋拧向了外侧。

“没错啊。”
他并不打算暴露身份,脑子里飞速排列组合了无数个借口,“最近投行一单大项目才对上几个利益竞争对手,好好的来停车场提车结果撞上火拼,谁知道是不是对家报复,刚才先出手的可是你。”

不知从哪还真的摸出了一把车钥匙,他拎到两人脸蛋中间晃了晃。
“学习格斗技术防身这总不犯法,是吧,刑警小姐?”
他没在组织中见过她,格斗技术也是科班出身的那一种——重实效和擒拿而不是招招阴狠毙命。刚才还卧底在会场,想来也就是警方安排协助的人,并不对组织构成正面威胁。

他猜对一半,常守朱隶属外务省,恰恰是一直在调查组织的政府情报机构,这次也是因为听闻“野狼”出任务而被特派过来。不过既然得知男人只是被卷进来的局外人,常守朱不打算暴露身份,顺着话讪笑了下作为回应。

“那刚才的事还要谢你。”嘴上说着,握着刀的手却没有松,对方帮她摆脱了麻烦,身份解释也合理,但不至于让她彻底放松警惕。

“喂,这种东西很危险。不要对准无辜良民。”
盯着女人的眼神里有蛊惑,眼皮一张一合间透露出浸着邪气的侵略性,狡啮慎也气势胜她一筹,女人节节败退。直起身子双手撑住一只集装箱,即使有刀阻拦在身前也没有犹豫的将身体压了过去。他刀头舔血多年的直觉让他忽视了女人的危险性,只想要看她过分狡黠的眸子闪过惊慌失措,想听哪怕一句软糯的告饶,想欺负她。

被控制的小女人这种时候反倒能笑出来了,仰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
“这算什么,调情吗?”

在狡啮慎也为这种反应感到诧异时,她终于找到时机反手扣住他手腕狠劲下拽。早就预谋好的动作,后脚顺着集装箱的侧壁小上两步刚好可以用膝盖顶住男人胸腔,电光火石之间冰凉的匕首已经贴上了男人的脖子,划出一道细小的血痕。

她冷着脸一副得逞了的神色,结果被反制的男人还在弯着嘴角直视她,不知是自信下一秒就能顺利脱身,还是自信她不会对他怎么样。坦白的让人心下气恼。

“目标四人已入手,外场刑警请回到会场原位待命。”
因为离得太近,所以耳麦里突兀的声音两个人都听到了。

“喏,你看,我真的是无辜良民。”
狡啮慎也由此也真的确认了她的身份,眼神更高兴了。

她保持姿势没有动,不过心里提到制高点的警觉性已然松了下来。

然而——
即使对方不是今晚的目标,刚才被压制的气场也让她非常不爽。
“可我不是善良刑警啊。”


“要逮捕我吗?”
“不不,要就地正法。”她咬牙切齿。

男人听乐了,这次是真的兴致盎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不知不觉切换了模式,那是杀手在看见猎物的时候才有的征服欲。
“谁要就地正法呀。”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收拾她。

又不可一世,又玩味戏谑。这双烟蓝色的眼睛漂亮的真适合弄哭。
只可惜主人是个不像会哭出来的硬汉,常守朱咬着下唇胡乱想,然后低头咬上了对方的薄唇。

我操。
狡啮慎也的瞳孔倏地缩小成针尖,职业特性让他被零距离近身的时候下意识闪过无数个反制手段。然而瞬间就被柔软的唇淹没了。常守朱满意的看着男人的眼睛蒙上一层迷蒙的情欲,在他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抽身闪出了储物间。

空气微凉,她忍着笑意看男人猛吸了一口气极度诧异的神色,心里爽翻天。
“当然是我就地正法。再也不见,狡啮先生。”

踩着夜色的小野猫很快就消失不见,狡啮慎也没有追,反而靠在储物间里低头短促的笑出了声。太有趣了,他杀过那么多人,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就地正法”。手机屏幕亮起微光,他执行任务的时候配备的都是只有通讯功能的简易机。是搭档宜野座伸元的电话打过来,他直起身子边接边往外走。

“目标失败?”
“……嗯,未必。”
“什么?”对方显然已经接到过现场报告,“等等……你是在笑?”

“啊……没什么,任务失败。”
目标的确是失败了,不过好像又有了新的目标也说不定。

至于为什么——
这是一见钟情吧。


04

会场行动之后,就再没有了“野狼”的一点消息,事情发生在厚生省,所以常守朱索性真的调到了当地国安局一系担任长官,利用这个身份一直在暗中协助外务省情报调查。至于为什么在刚巧上任的第二天就在大厅被正在前台试图查询常守朱警官的黑发男人撞了个正面,然后又被二话不说半搂半抱约了出去,那就是她至今回想起来还觉得啼笑皆非的后话了。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缘是劫。她不是传统的柔弱女孩,何况对方英俊多金又风流倜傥,抱着挑战与被挑战的态度和狡啮慎也保持联络下去,最后却真的变成了此生挚爱。他陪同她逛街总能挑中她最中意的那一款裙子,她也一样会在他谈项目时羡煞全场。

他们不会互报行踪,也经常几个月见不了一次面,但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另有所爱。因为自信,也因为最了解彼此。他们分开的时候似乎都不完整,反倒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一个人。三年的时光让她放肆的快乐,她也认为这时光将会长久的持续下去。

“秀星……”坐在床上小幅度晃着小腿,让她看起来像个人事未知的少女,“这次任务之后,我向外务省申请把人事关系彻底调到国安局一系吧。”
“……哈?你不是说真的吧?”那边夸张的拖了个长音,“我刚才拿狡哥开玩笑的。”
“说真的,三年了,野狼和组织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这颗棋子安插在外这么久,真的当作没有也无所谓吧。”

縢秀星听完沉默了,隔了几秒说:“先别想那么多了。”

虽说心下不想她走,但确实也找不到理由劝她,只好就事论事把话题扯回他打来电话的真正目的。

“还没告诉你地点……香巴拉3号大厅,明晚会有奢品展销会,听说上头一直想要的防火墙解密程序会在那里被转手。带在谁身上现在还不清楚,你到时随机应变。”

香巴拉。

常守朱刚刚还在宜野座伸元打来的电话中听到这个地址,原来是展销会,他们来这边的目的就是参加这个么。女人垂下眼皮有点费解,想到当初她接到命令要去巴厘岛的时候,还绞尽脑汁在想怎么把她和狡啮慎也已经定好的出游计划改地址,结果当天她回到家,反倒是男人率先把她抱到电脑前指给她一幢巴厘岛的别墅,说不如去这里。

现在想来,男人来这里是有原因的。她瘪瘪嘴,对于狡啮慎也没有直说而感到不满,不过小事一桩没什么所谓,她只是皱了个眉头的功夫就把情绪丢到一旁,转而开始庆幸这下明晚就有绝佳理由去任务现场了。

“小朱……Boss不一定想要放你走的。”他语气带着不放心。“总之……”

一幢别墅的室内和室外,床上的女人和路虎旁边的男人,电话里同样传来搭档叹息似的嘱托,“总之随你之后要怎么样,先确保这次任务顺利完成吧。”

常守朱吐吐舌头回答是是,再没多说走了出去,踩到室外草地上的时候刚巧男人也挂了电话。狡啮慎也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是柔软的笑意,张开双手由着女人蹭到自己怀里。他俯身将唇抵上她柔软的发丝亲吻,叼着发梢问:“等下想吃点什么?”


“鱼,和新鲜的螃蟹。”小女人整张脸埋在他胸前。
“那就去海边。”他收紧手臂把她托上来一点,鼻头抵上女人的唇角,挑起眼睛看人的时候甚至显得有点撒娇,“明晚有安排吗?”

常守朱自上而下看他,眼神没变,她知道他要问什么,所以就乖巧的回答了没有。

“那我们去香巴拉参观一个展销会吧,宜野刚才跟我说有好东西。去看看,嗯?”男人问。


“好啊。”她回答的很快,琥珀色的眸子与烟蓝色的瞳孔相视相对——
彼此设计着如何背过爱人完成任务,演算了不知多少既能让对方不感到疑虑又不会耽搁流程的计划。
心思百转千回,他们脸上笑容甜蜜。


05


香巴拉展销会的现场富丽堂皇,美酒甜品和世界一流的顶尖奢侈品——这些都不是重点。狡啮慎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身边挽着他的女人身上。常守朱穿了件鱼尾裙包裹出姣好的身材,出门的时候硬是让男人加了件镂空披肩,老婆雪白光洁的后背可不是谁都有福气看的。

隔着半个会场就看见了站在一组小蛋糕旁边的宜野座伸元,他们过去打招呼。
“就知道你们两个早有预谋,说什么度假,绝对是看出大票商机!”活人证据主动送上门,常守朱却之不恭,理直气壮发脾气。
狡啮慎也不顶嘴,恭恭敬敬摆了两只小蛋糕在她端着的盘子里,叉了草莓要喂她。反正任务一定需要宜野帮忙,与其到时候被老婆看见不好解释,还不如一开始就当作是想来看展销会。
“怪就怪宜野,展销会是他知道我们要来这之后才决定参加的。”他把责任果断推到了搭档身上,将手里的草莓送进女人的嘴巴。
“老婆陪了我一个晚上支持工作,要点什么补偿好呢?”
“……啧,你说的。”常守朱眼睛一亮。
“我说的,什么要求都可以,新款的跑车还是你最近爱上的画家作品,给家里换更大一号的床怎么样?”他打着如意算盘。
“……下个月八号会展中心的漫展……”
男人听完默不作声心里一苦,老婆哪里都好,就是爱好方面太跳脱,他实在难以想象国安局的刑警如果知道自己的长官每逢新年祭都要出弹跳女超人的cos会是什么心情。漫展她磨了他好些日子了,不仅要让他陪着去,还要一起穿成漫威的超级英雄去。
“好……一起去。”形势所逼,他只得答应下来。女人听完就开心了,美滋滋把被她吃掉草莓的小蛋糕喂给男人。

宜野座伸元看着面前一对秀恩爱的现充感觉要被闪瞎了。

三个人边随意参观也边在留意动向,狡啮慎也一直在搜寻现场的金发女性,偶尔闪过的背影总让他有不好的预感。没一会功夫宜野拍拍他,示意已经收到行动讯息。
男人点了下头,回身轻轻捏上常守朱的掌心说他去见一个客户。
“不用我陪?”女人其实也想单独行动,程序性的问。
“不用,男人之间谈生意的事。你和宜野先玩着。”他捏捏常守朱挺翘的小鼻子。

意料之中的回答,常守朱在他走之后抬手按动一下伪装成耳钉的通讯器,上线和縢秀星保持联络。
“嗯……我去看看那边珠宝设计。”她特意指了一片全是女性的区域给宜野座伸元看,“不用陪我了,好像也不大方便。”
男人欣然允诺。三个人各有心事,谁都不想身边有对方,反而让任何理由都顺利的像是预先彩排好。诺大的会场看似热闹的杂乱无章,暗地里已经有两股势力依计划运作起来了。


下文传送门

评论(29)
热度(91)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