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银神】热雪

剧场版穿越梗


00

“请问您现在心情怎么样呢?”

两条棕色俏皮小辫子的花野主播笑靥明媚,

“打扰了,先生?”

“诶?”

坂田银时往上提了提有些脱手的两只巨大购物袋,神色迷茫眨眨眼,

“心情?不错啊。”

举手示意了满满的草莓牛奶。

“电台正在做一组随机采访呢,谢谢你啦。”

“要问什么吗?”

“坂田先生喜欢这个世界么?”

“这个……天气热了点。不过,喜欢啊。”

“您曾经啊,有过什么不好的经历么?”

“……算,有的吧。”

“阿拉,那为什么您还喜欢呢?”

“啊……”

————————

「你本如刀锋清冽但你却,但你却,温暖而皎洁。」

《热雪》

————————

01

高温炎热的夏季烈日灼灼,半眯着眼睛的天然卷从头发丝困倦到脚指甲。

拖着懒沓沓的步子踩在歌舞伎町的青石板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瞄着自己的影子。

怀里骤然嗡嗡震动,他一激灵,把右手的袋子倒到左手上空出去拎手机。

“啊,在路上了。”

“还多久?就快到了。”

“化掉?不会的,别急啊冰棒不会化掉的。嗨,都说了不会化掉的。嗯真的,真的,化掉了阿银就赔你一个冰棒城堡总可以了。”


02

夏与冬。

骄阳与冰雪。

他轻轻摇摇头,甩掉心底泛上来的一丝莫名凉意。

为什么?

不知道啊,明明是夏季却总是想到冰天雪地。

 

03

最近一直会做到一个梦。

他松松地抱着比自己个头都高的武士刀靠在不知名的尸体上,大口费力喘息。瓢泼雨水洒遍残阳如血笼罩的大地,那时是夕阳,下着一场愈演愈烈的大雨。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活下来,只是每一次卷入混战都拼尽了力气厮杀。

少年喘匀呼吸,稍显无措地把沾染着暗红鲜血的双手蹭在了身侧衣服上。满心满肺的血腥味儿,是在精疲力竭之后混合着雨水非常明晰的味道。他干呕一声,抬手死死捂住嘴巴,因为压抑着反胃的感觉,反而不自觉涌出生理泪水。

头顶浇落的雨水忽然停止,他津着鼻子抬起头,对上一双暗蓝色的眼,像无浪的海水。某一刻他似乎觉得要掉进那片暗蓝幽深的海。

“不习惯么?”

他擦干眼泪,这才注意到面前站定的女人。橙红色长发衬在夕阳之下格外明艳,正举一把巨大的紫色雨伞撑在他头顶。

同情他?说不上,女人的眼角凛冽,十分疏离清淡的表情,只站在原地默不动声色单手撑伞。

严肃?也说不上,尽管面无表情,可是看进那双蓝色的眸子,总能感觉到眼底泛出隐晦的柔软。坂田银时有些发愣,下意识抱紧怀里的刀反问她,

“什么不习惯,你认识我?”

“我是说,这里的味道你还不习惯吧。”

她并不回答后一个问题,只轻轻抿了下嘴唇。眼皮垂下来似乎想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小块粉色的东西丢到他怀里。

“血的味道不好受,不如吃掉这个?”

“……什么啊,这个。”

粉色包装,分明是女孩家的调调。他颇为不满皱起眉头,又挨不住小孩子心性,一点一点剥开手中的东西。

“吃的?”

没什么戒心,大大咧咧扔进嘴巴里。

甜蜜的味道从干涸的味蕾冲入身体里每一个细胞,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草莓?”

“嗯,草莓糖。”

“……糖?”

“不是天天嚷着补充糖分就会原地满血复活么。”

“……哈?”

“唔,没事。”

他看见她忽然从唇边泄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连带着疏离的双眸泛起细小涟漪,整个表情就像是初冬融化的冰雪。

才刚九岁的少年,没什么对女人的认知,看不懂所谓柔情和眷恋。

大概,只是觉得,比夕阳更美。

 

04

还有许多个日日夜夜。

银时。

别妥协,一定要往前走。


她不多言,只留给他被夕阳拉得绵长的背影。

在那之后,他遇见吉田松阳。

 

05

记忆若隐若现回忆不清。

坂田银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反复出现在他的梦里。不管怎么回想也辨不清面容,分不出声音。

不过,草莓糖果很甜就是了。

是他爱吃的味道啊。

男人犹疑着举起袋子里的草莓牛奶们看一看。说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又是为了什么,而爱上了这种味道啊。

 

06

天色微亮的旷野,满目断壁残垣和碍眼的红。

“银时!”

他闻声猛然回神,反手挡掉毁星者攻击。

“搞什么!这个时候发愣!”长发青年冷着脸几番拼杀靠到他身侧,刀尖对向面前的魇魅。

“桀桀,你就是白夜叉。”

对方漆黑诡异的符纹渗透脸颊,

“染血的身姿,仿佛厉鬼,没能保护同伴,会走上修罗之路么。”

“你那双灾祸之手,终有一日会将所能碰触的一切,捏得支离破碎。早已被这不祥吞噬,这便是鬼神所背负的因果报应。终有一日,鬼神所有珍爱之物,憎恶之物都会消失殆尽。独自一人,留在这世上继续悲泣。”

是诅咒一样的话语,坂田银时皱起眉头,身形动作却没停。凭空跃起攻向敌人的同时,他留意到魇魅抬手甩出的符印——划出诡异的轨迹侵至身前,男人不明所以,索性不躲闪。

并没有痛感传来,那个瞬间,一把暗紫色的伞面干净利落挡在身前,符印并没有划破他的皮肤。

扭过头,他看见伞下橙红发色的女人。她修长的双腿轻盈一跃,并不妨碍他战斗。不是犹豫的时候,坂田银时借着冲势掠过她,刀尖直插入魇魅心脏。

“喂你!”急急地回头,对上她一双淡漠的双眼,他满腔的疑问顿时被噎了回去。

这感觉那样的熟悉,想问是不是曾经见过面,想问为什么一再的帮助他。想问,你是谁。

而张口还未发声,女人已经不动声色收起伞转身离开。


07

冬天,冬雪。

一天世界的白。

他大口喘着气扶住身旁墓碑,每一口凛冽的冷气都直侵胸肺。顺着墓碑软倒下去,连他都已经禁不住要嘲笑丧家犬一样的自己。冷得浑身发木,半睁着眼已看不太清天空。

意识迷离的时候,脸颊被一双温暖的手覆盖,似乎是被谁扶着靠在了墓碑上。他挣扎着抬起眼皮,看见一点点流云衣角。

怎么似乎,又被救了,啊……

他干裂的嘴唇无法发声,静默地扯起一个执拗的笑容。

纤细的身形渐行渐远,迷蒙中他听见再度有声响,冰冷的空气中夹杂着馒头的味道。

他靠着辰五郎的墓碑,遇见登势。

 

08

阿拉拉果然天气是太热了。

坂田银时抓抓鸟窝似的卷毛,认真地开始为冰棒的持久能力而忧虑。

他把购物袋随意搭在肩上,加快步伐走向酒馆上边的小二楼。

 

09

“小银好慢阿鲁!”

他坐在沙发上,看橙红色的少女毫不客气翻出冰棒,一边举着手拿小风扇一边靠在他腿上吸溜吸溜。

“我说,小神乐。”坂田银时若有所思,戳戳她的脸蛋叫她看过来。

“什么?”

“你听说过……白诅……么?”不知为何,他想起这样一个词汇,却又不知道是哪里看来得。

“啊哈?传说中白色垃圾的诅咒么!”少女一脸漫不经心,还在左晃右晃手里的小风扇。

“……用膝盖想也不是吧!?”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放弃继续问问题,眼观鼻鼻观心,看着躺在他腿上的神乐。半晌,鬼使神差把她拎起来,双手按上她的肩膀与她对视,认认真真地端详一遍。

神乐被看的发毛,扭来扭去反抗:“不要用那么恶心的眼光来看我阿鲁!”

他顿一顿,抬手覆上她的头,“神乐你……把头发留长怎么样?”

 

橙红色的发丝,和印象中某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他皱皱眉,有些好笑自己为什么要把非常意识流的梦境那么当真。

“啧啧,银时,今天想玩长发Play吗?”神乐不以为意,摆出吉原女郎的架势调侃他,眼神十分促狭。

不是银酱,不是小银,是银时。

九岁的少年,攘夷时代的白夜叉,宽正大狱后重伤的自己。遇见的橙红发色,流云衣摆,身材标致的女人,说着,银时,不要妥协。

眼底有不能靠近的隐忍,带着深深的温柔和眷恋,仿佛就是在欲言又止的告诉他——

安,今后的一切啊,都会好起来。

 

坂田银时揉揉面前少女的头发,按捺不住笑了笑,他注意到神乐的一双眸子湛蓝而清澈,像是由水彩涂上去。比起记忆中那对幽深暗蓝海水一样的眼眸,就像是——

大雨过后,晴朗的天空。

 

10

爱与被爱是一种能力。

它能创造世界上第一台永动机。

而温柔啊,

温柔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11

“阿拉,坂田先生,那为什么您还喜欢这个世界呢?”

“啊……”

因为我们啊,的的确确,是被这个世界,温柔地爱着的。”

 

—— 完 ——


 

灯火阑珊的世界 每一夜

每一夜 闪烁后凋谢

天色微亮的旷野 每一页

每一页 发烫的冰雪

 

用背影让故事完结

孤独是你昂贵的注解

日与夜 多少荒唐岁月

你如热雪 你从未妥协

 

你本如刀锋清冽 但你却

但你却 柔软而无邪

 

无声无息的世界 每一夜

每一夜 寂静的宣泄

诗人独步的旷野 每一页

每一页 发烫的冰雪

 

用背影让故事完结

孤独是你昂贵的注解

日与夜 犹如明暗侧写

你如热雪 你永不妥协

 

你本如漆黑冬夜 但你却

但你却 温暖而皎洁

评论
热度(24)
  1. Linda poon昼夜有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2. Linda poon昼夜有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