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停电记

小时候不懂为什么会睡不着觉,是天大的幸事。挨着枕头没什么可想,也没有什么陈年旧事可追忆可后悔可辗转,能想的无非是当日情绪,兴奋就兴奋,难过了哭一鼻子,接着闷头大睡。
睡饱了又是新的一天,顽强的生命力似乎源源不断地支撑着精神和身体,总觉得熬不尽,耗不光。
等到长大成人,才发觉消磨的都要还回来,疲惫已经没办法通过睡一觉吃一顿喝一场来缓解,面对的都是长期的压力和接连不断的琐事,像一直悬在头顶的锅盖,让对快乐的感知变得不真实,还动不动,眼前哐啷一黑。

闭上眼睛,过电影的是没学完也学不完的专业,是人际往来的焦虑和担忧,是欲望和能力之间的倾轧和决心,是无数自省和白天消化事情累积起来的负面情绪。每一样都能无限延展地联想下去,每一种联想都能叫人两眼发直,头发竖起。而深夜这些连声叹息的折磨,天一亮又自动自觉抹平塞回肚子里,套上佛系少女的人设,举重若轻。

最可怕的,是你明明已经感到维系这种普通社会状态非常喘不过气了,却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这些算什么啊,放到爱、憎、离、别、生、老、病、死面前,放到“日后”面前,平常的就好像八岁没能买到玩具,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个夜晚。
这么真实,这么渺小,这么不值一提。


这两天男朋友家里出些事,没办法感同身受,看他难过,只能非常心疼。心疼落到实处上,又变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快乐的让他也觉得快乐,还是该沉默着陪他一起悲伤。翻来覆去想一些细节,怕让对方感觉出任何一点不上心。
又想,我为什么第一个念头想的还是怕他觉得我怎样,而不是怕他怎样。
是人类自私,还是我自私。我不能自私,起码对他不能。


好了,想到这,就该揪头发了。

所以说,在这个白天忘了买电的睡不着的惯性的夜晚,可能就体现了烟的好处,真真假假雾气蒙蒙索性烧个一干二净。无声消化掉有用的没用的堵塞的痛快的。设闹钟,躺平,放空。

争取四点前睡着。

 
评论(5)
热度(10)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