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凭岁月滔天



你得牟足了劲儿往外逃,就算他把你的名字喊的温柔荡漾也捂紧了耳朵快跑
当时你踏着最清的溪,现在就得跨最汹的河
当时你迎着最暖的风,如今就得挨最冷的雪
不许回头,不许哭
来有多愉快,去就有翻倍的痛苦

评论
热度(4)

© 昼夜有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